称骨算命准吗说亲身经历,称骨算命你们觉得准吗?

[读书] 题目并非笔误。

中国传统文化浩繁庞杂,其中神秘文化虽然千百年来在百姓中的流传极广,但那些鬼鬼祟祟的东西,当人类对自然的认识达到现在的水平后,也就只能把它们称做“鬼宝”了。

我看书极杂,相书、风水、宗教、易经都有流览,虽然明知很多东西是迷信,但了解一下,还是挺好玩的,九一年左右看了三个月易经,用四十六根小竹棍给同事算命,把他们唬得一楞一楞的,这类东西里,最好玩儿的还是测字。

红楼梦》里宝玉丢了玉,管家去测字,随手写了个“赏”字,测字先生说:能放在口中的宝贝当是珠宝,贝字缺了弯钩不成见字,定是珠宝不见了,赏有当字头,想必被人拿到当铺了,快去当铺问问,赏字加人是个偿字,失物得偿就是找着了!宝玉的玉实际上是让疯癫和尚请走了,当然没找着,但测字先生的说法还真是挺蒙人的。

称骨算命准吗说亲身经历,称骨算命你们觉得准吗?

还有一例,两个书生赶考路上测字,一个随手写了个串字,先生说,串是两个中,这次会试殿试都能中;另一个书生为了口彩好听也写了个串字,先生说,你中不了,他写串是无心,你写串是有心,串字有心则是患,肯定难中!

你想问个事儿,随意写一个字,测字人根据字型字意为你讲解,总能给你一个虽模糊,但也能沾边儿的答案。我找了几个字试了试,觉得很难,直到看过测字的书,才恍然大悟。

测字的基本方法是拆字,把一个字拆成两个或若干个,但碰上不能拆或不好拆的字也可以加笔、减笔、形似、音似、加旁、减旁等等,反正是把你随手写下的字用某一方法或多种方法变成与你要问的事相关的字,再加上测字先生丰富的阅历与观察力,最终的解释总能沾上边儿。如月字加上一竖就成了用,用字可拆成两个月;王字减上横为土,减中横为工,减下横为干;田字无心则是口,田字取心则为十;立字加水为泣,加女为妾,加人是位,加竹是笠;也字是池无水,他无人,地无土,驰无马,这样拆要是还不沾边儿,也字还可以楞拆成三十一。

一明白拆字的方法,就像揭了魔术的底一样,神秘感全失,特别有意思的事儿也就没有了多大的意思。测字先生以有心算无心,你要问路途安危,随手写出的字,他千方百计给你变成相关的字意,自然可以说宜行也可以说忌行,那就看先生对你的观察了。

我曾用称骨法给自己算过命,因为卦辞是一些模棱两可的诗,总是挨边儿,但用同一种方法连着算三次,肯定是三种不同结果,如果这样的东西你还能信,那就不能埋怨算命的骗人,而是你不挨骗不舒服!

称骨算命准吗说亲身经历,称骨算命你们觉得准吗?

我用星座、指纹、铜钱、属相、血型甚至欧洲流行的“塔罗”牌都给自己算过,当然每种都不只一次,结果千奇百怪,我哪一种都不信,不过是好玩儿罢了。星座与属相更不可信,全世界六十亿人,只分成十二类实在太少了,再怎么模棱两可也不可能说准。倒是中国的手相和面相相对复杂,而且两者都是观察了大量的现实中人后的总结,多少还有些道理。

算命类的东西虽不可信,但它在对于人类心理学上的应用却极有功力,你如不了解来算命的人的心理,则不可能选择出恰当的解释,而通过阅历与观察力了解来算命的人的心理,才是算命者真正的能力所在。

过去有句老话,叫做“倒霉上卦摊”,一个人要在冥冥之中寻求现实生活的答案,一定是有了疑惑难决之事,无论大小一定是倒霉事儿,既使是问生孩子的性别,也是怕生出来与希望的相反。既然你疑惑,算命先生就好办了,因为丰富的阅历,使他清楚地知道什么人在什么事上希望什么样的结果。不过,算命先生也不会永远都顺着你说,也会有你所不希望的,如说你三月内有血光之灾,你当然不爱听,但又怕是真的,先生一定会教给你一种解法,如向东南走二百里则可避开等等,这样你才可能痛快地给钱。

就像风水先生,给你看房子看出了问题,但总会给你一个破法,或变个门,或家具变个摆法,或在某位摆上某镇物,或在某处放上某种色彩的东西,如果一看风水不行,就让你拆房搬家,那风水先生也别想挣钱了。

称骨算命准吗说亲身经历,称骨算命你们觉得准吗?

算命,全世界哪都有,但测字则是中国独有的“国粹”,因为拚音文字实在没法拆,而我们的方块汉字因为象形、会意、形声的造字三大原则,就有了可拆可合的机缘,测字的行当才应运而生。测字决疑当然不可信,但拆字游戏还是挺好玩儿的,其实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拆字例很多,如自我介绍,姓弓长张还是立早章,李为十八子,上海人王黄不分都读王,于是就分出三横王与草头王。谜语中也有不少拆字,如一月复一月,两月共半边,一山又一山,三山皆倒悬,上有可耕之田,下有长流之川,六口共一室,两口不团圆。答——“用”字;长十八,短八十,八个女儿下面立。答——“楼”字。

录一酒令,当是拆字的佳作:

良字本是良,加米也是粮,除却粮边米,加女便为娘。语云:买田不买粮,嫁女不嫁娘。

其字本是其,加水也是淇,除却淇边水,加欠便成欺。语云: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

禾字本是禾,加口也是和,除却禾边口,加斗便成科。语云:官无悔笔,罪不重科。

工字本是工,加力也是功,除却功边力,加系便成红。语云: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umingo.com/113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