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血精灵术士起名字,血精灵女好听的名字?

我叫阿土,是个冰法,这在我出生的地方,法师是个很稀罕的职业,其他熊猫人见了我要尊敬地叫一声法爷。

我有一份令许多熊猫人羡慕的工作——潘达利亚国家公务员,每天站在昆莱山的寇塔峰为登上峰顶的游客开“双月殿传送门”,收入微薄但是个铁饭碗。

我正是在从事这份枯燥工作的过程中,认识了我的女友阿娇——另一个熊猫人法师。她端坐我对面的亭子里,负责为联盟方登山的游客开“七星殿传送门”。我们一开始时常坐在两个相对的亭子里,面对着脸上写满严肃的对方,一言不发,因为工作时间两个不同阵营的熊猫人公务员是不被允许说话的。下班之后,我时常请她去喝一杯,一来二去就渐渐熟了。

我们约定好一起努力工作攒钱,等钱攒够了,就去翡翠林买一处住宅。

那天像往常一样,几杯下肚后,她开始了对未来的规划: “嗯……我想要屋子买在河边,我们的水元素就可以经常换水了……不过昨天《潘达利亚日报》上写着,翡翠林黄金地段的房价持续上涨直逼锦绣谷了呢,要好好加把劲呀。”

翡翠林始终在上升的房价已经成了我的一个心结,阿娇很体贴,从来没有嫌弃或是指责我赚得不够多。但是我心里隐隐知道,她也同样担心着这件事,光靠两个法师开传送门的微薄收入是远远不够支付翡翠林的高额房价的。

燃烧军团的入侵像一个重磅炸弹引爆在了艾泽拉斯,一时间战火熊熊燃起。我觉得这是一个能够有所作为的契机,于是毅然决然地辞掉了开门的工作。阿娇听了我的决定后什么都没说,背过身去重复着机械的施法动作,搓了整整一桌子面包,塞满了我的背包。

“我等你回来。”她的眼睛红红的。

“我会经常托邮政长捎信回来的。”

……

然而踏上破碎群岛之后的一切似乎和我想得有一些……小小的差距???

达拉然作为冒险者在破碎群岛的根据地,日日夜夜都人声鼎沸,人们出发前,往往在这里寻找队友和伙伴。

“开荒卡拉赞啦!还差一个dps!”一个血精灵大领主踩在一个凳子上卖力地吆喝着,“来一个dps就开车啦!”

我深吸一口气,腆着脸迎了上去:“法师要不要?面包嗜血,样样齐全,安全听话,保证不坑!”

大领主皱了皱眉,嫌弃地扫了一眼我的水元素:“冰法?要是你是个火法倒还好说……我们这是开荒,不是闹着玩。”

“我这水元素可不是一般的水元素噢!”

“还会喷火不成?”

“不!她会’水上芭蕾’!来,跳一个!”

水元素不情不愿地开始扭动起来,溅了大领主一身水。

“您看我这都一天没组上队了……”

“我这已经组满了。”大领主收起了凳子,似乎不想和我交谈了,“组不上队你上’集合石‘看看呗。”

于是我打开了集合石,飞快地筛选着,大部分的队伍都列出了对于职业和专精的要求,除了……

“开荒卡拉赞来个失恋的dps!!!”

失恋的dps????没有职业和专精要求?????

好!就是这个了!

我选择性忽略了“失恋”这个限制,眼疾手快地申请了。

“你已加入队伍。”

居然被秒组了!!

那个瞬间我突然觉得我的人生重新充满了鸟语花香和希望,成功进组,推倒boss,打通卡拉赞,不小心获得史诗泰坦造物,顺理成章作为主力成员混入团本,赚得盆满钵满回潘达利亚,翡翠林中心地段买房,迎娶阿娇指日可待。

“兄弟,我们拉你了,快来。”小队频道里,队长战士的话把我拉回了现实。

……

还没有来得及思考,为什么要组“失恋的”dps打本之前,我先看到了那个女血精灵法师头上顶着的名字。

“艾璃……你难道是……那个……”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女法师。

她点了点头,表示承认。

艾璃——享誉艾泽拉斯的传奇悲情女作家,代表作《纳格兰情事》《月色下的荆棘谷和你》《爱在希利苏斯》等等。据说她的每一部小说都是根据亲身经历写就,因此格外受女性推崇。阿娇就是她的忠实读者之一,她还有几本艾璃的签名书。

她所著的系列言情小说在全艾泽拉斯女性心目中的地位,堪比马库斯的小说在男性心中一般不可撼动,甚至传言欢愉之庭的魅魔和女妖们闲暇时都会翻阅……

也许是刚刚经历过长途跋涉,她的一头枯草般的金发凌乱无比,和我想象中一个传奇作家的形象完全两样。

不过和她这样不修边幅的形象比起来,其他几个队友也好不到哪里去。

战士T是个牛头人,名字竟然叫“非酋”,果然人如其名,身上只有一个爆款项链。他绿豆大的双眼布满血丝,很多天没有合眼的样子。

亡灵盗贼蹲在阴影里,我从他面前经过时,他动都懒得动一下,任凭水元素喷了他一身水。

血精灵牧师也是双目无神,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

等等!来“失恋的dps”??所以这些疑似枯法者的队友其实全都是因为失恋吗!

这样虚无缥缈的精神状态能不能好好开荒啊!我不经萌生退意……可是如果我这种时候退队,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别的队伍吧!

所以现在我恐怕只能和这些“枯法者”一起开荒了……

‘2月7日’

这绝对是我来到破碎群岛以来打得最压抑的一次副本……战士T非酋一言不发,怒目圆睁,几个路过的幽灵招待员看到冲锋过来的非酋吓得扔下盘子就跑。

火法艾璃则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样子,走路跌跌撞撞。回想起几分钟前,她选择性失明,抬手一个大火球与前方的我擦肩而过,烧焦了我屁股上的一撮毛,我还心有余悸。然后我学乖了,小心翼翼地退后,退到一行人最末,和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还有这个盗贼寒夜,不仅目露凶光,下手刀刀致命,还和非酋抢着开怪,默契地你拉这一波,我拉下一波,血哗哗地掉。

那个叫苏菲桑的牧师可能是这个小队里除了我之外最正常的人了,虽然她也一直心不在焉地东张西望,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我看着这些人群魔乱舞般地拉怪和输出,担惊受怕地下着暴风雪A小怪,生怕ADD到。

卡拉赞原本就是一个阴暗的地方,再加上痴男怨女心思各异,令人窒息的压迫感环绕在每个人四周。

紧接着我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横冲直撞的战士T非酋冲向了几个幽灵服务员,而盗贼T寒夜则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服务员端着的酒洒了,卷起袖子准备打人。寒夜却冲向了不远处的几个女妖。我一看形势不对,赶紧眼神暗示水元素冻住了几只怪,没想到仇恨不稳,几个女妖齐刷刷地看向我,吓得我打了个激灵进了冰箱。

总之场面一片混乱,等我从冰箱里探出头来的时候,一个女招待拿着半个酒瓶子笑眯眯地看着我,反手就是一酒瓶……

……

现在五个人坐在卡拉赞进门的地方大眼瞪小眼。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阿土,你的输出是德拉诺穿越过来的吗?”

很显然牧师妹子苏菲桑抢先我一步爆发了,而对于她的质问,我还百口莫辩。

然而她的矛头并不单单指向我……

“寒夜,你一个狂徒贼拿脸扛怪就算了,怎么打出冰法的输出了?”

“……”寒夜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也被点名了。

“艾璃至少有三次烈焰风暴两个流星根本没砸到怪。”

“啊……抱歉……我刚才注意力有些不太集中。”火法的脸涨的通红。

“非酋,牛头人难道看见穿红衣服的女招待就会异常兴奋?”

“咳咳……”非酋欲言又止。

“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我在观察四周的墙壁,没有及时给大家加血。各位对不起。”

这时始终沉默的寒夜开口说话了:“非酋大哥。”

“嗯?”

“你是’黑手大家族’的会长?”

牛头人激动得一把握住盗贼的手:“小兄弟你慧眼识珠啊,莫非是想加入我们工会?”

“……怪不得从我进本开始骰子一直只能扔出一点。”

“……”

盗贼的一句话使紧张的气氛有所缓和。非酋的黑手挠了挠屁股表示无辜,艾璃“噗嗤”一声笑了,苏菲桑无奈地撇了撇嘴。

“既然大家都各怀心事,没法专心打本,”苏菲桑再次率先打破了沉默,“我们不如先休息一会。”

怎么一个boss都没打就休息了!不是来开荒的吗!

然而枯法者们并没有感知到我心中无声的呐喊,仿佛对“休息”期待已久。

盗贼四处收集了一堆废弃的木头,艾璃一个火球术点起了火堆,又搓起了面包。

我和四个枯法者在火堆旁围成了一个圈就坐,火光将每个人的脸都映得明亮无比。我偷偷观察着他们的表情,似乎除了我之外的每个人都陷入了回忆中。

面包还在火上烤着,发出阵阵诱人的香气。非酋的肚子发出了雷鸣般的叫声,于是他提议派出一位勇士去旁边阿图门的马厩偷一匹小马过来烤了,马肉夹在面包里吃。我严重怀疑他上辈子可能和我是同一个种族,等我在翡翠林买了房子,可以请他去潘达利亚吃吃喝喝。

非酋的提议由于没人敢去而被否决了,这个时候面包也烤得差不多了。

苏菲桑拿过一个面包,咬了一口,立刻睁大了眼睛:“这个面包的味道和我以前吃过的法师面包味道完全不同哎。”

事实上,不同的法师搓的面包确实会有口感上的差异,但是差异不大就对了。如果一个人没有无聊到去特地找几个不同的法师搓面包比较,应该是不宜察觉到这差异的。

我将信将疑地咬了一口。

!!!

即使我是一个对食物十分挑剔的熊猫人,也不得不承认这个面包……

“……怎么这么好吃……呜呜呜……没有夹马肉也这么好吃……”非酋已经不受控制地一边抹泪一边狼吞虎咽了。

就连盗贼也忍不住点了点头,算是对面包口感的肯定。

“以前有个人教过我如何才能搓出可口的面包。”艾璃笑了,“他说这是一个法师的核心竞争力。”

她落寞的影子在身后的墙上拉得好长。

(未……未完待续 明天应该可以讲完第一个故事……催更欧皇的朋友们请不要着急……大坑总……总会填上的)

来自NGA 作者Excusemeee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umingo.com/302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