脖子正中锁骨中间有痣,锁骨凹槽里痣好不好?

我终于抢到了医学界最年轻泰斗宋晨的号。

  看诊的时候,我却被他给非礼了。

  我瞠目结舌地捂住胸口的衣裳

  “宋主任,你为什么要这样?”

  他轻笑一声,凑上来盯着我。

  “你的锁骨长得有些眼熟。”

  1、

  我躺在病床上,手里抓着领口,忸怩地把玩胸前的扣子,就是不愿意解开。

  我是来心脏内科看病的,做心电图要脱衣裳,本来很正常的事,但我实在没有想到,宋晨居然会长得这么帅。

  他是华西医院最出名的一把刀,一号难求,我在黄牛手里花一千六的高价,才买到了他的号。我本来以为是个老头,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年轻。

  他留着干净利落的短发,戴着口罩,却依然能看清高挺的鼻梁。眼睛是细长的凤眼,掩在金框眼镜之后,整个人又清冷又矜贵,看他的第一眼,我小心脏就开始“噗通噗通”直跳。

  见我半天没有动作,宋晨伸手推了推眼镜,眉头有些不耐烦地皱起。

  “你还看不看了?外面很多人排队呢,要是不看就请出去。”

  “我看的我看的。”

  我深吸一口气,立刻飞快地把衣裳脱下。华西医院的号可太难预约了,我等了足足两个礼拜,过了今天还不知道得啥时候。

  宋晨走过来,一面准备心电图的仪器,一面问我的病情。

  “是有哪里不舒服?”

  “最近每天晚上睡觉都胸闷,心脏抽疼。医生,我是不是得了心肌梗塞?”

  我紧张地扣掌心,宋晨却不动了,他视线死死地盯着我的胸口,完全不像一个正经大夫该有的眼神。

  我有点不自在,难道宋晨的眼睛自带X光,看一眼就能看出病症?

  不愧是名医啊,可是他凑得好像有点太近了,热气呼在我脖子上,我心跳如鼓,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医生,咋样了?”

  宋晨淡淡地看了我一眼。

  “你锁骨边这颗痣——”

  “痣怎么了,难道是皮肤癌?”

  我紧张地凑过去,胸口直接撞在宋晨的脸上,尴尬死,我立刻又往后退了一点。

  宋晨把冰凉的电极贴片贴在我身上,一言不发地做完心电图。

  “把资料再补充一下,你网名叫什么?”

  “仙女很芒。”

  我一面回答,却满脑袋问号,现在医院怎么还要查网名啊?

  然后我就看见宋晨的动作停下了,他冷冷地看着我,金丝镜片后的视线诡异莫名。

  我有点害怕,网名都能看出我的病有问题?

  “医生,我这网名有什么问题吗?”

  我正穿着衬衫,宋晨却拉住了我的手。

  他俯身过来,凑到我锁骨下方,狠狠咬了一口。

  “我早就想这么做了。”

  2、

  ???

  我脑子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鼎鼎大名的医学界泰斗,宋晨,他,他这是性骚扰啊!

  我尖叫一声,推开宋晨,抬手打了他一巴掌。

  他的金丝眼镜歪在一边,口罩也被我的衬衫袖扣给刮下来了。露出一张菱角分明的薄唇,和干净利落的下颌线。

  妈呀,更帅了,可是再帅,你也不能搞这套啊。

  我生气地盯着他。

  “你搞什么,我要投诉,我要报警!”

  “我是空青。”

  晴天霹雳,天雷滚滚!

  空青,我的网恋对象空青。

  我和宋晨网恋了三年,在一个名叫缘来的APP里。一个礼拜前,我刚刚把他拉黑了。

  我飞快地拎起包包,屁滚尿流地夺门而出。

  这款叫缘来的app,主打的就是灵魂契合度那一套,有一系列的心理测试,算出我们是最匹配情侣。我不想那么肤浅地被外貌影响,和宋晨视频的时候,约定好彼此都不露脸。

  但是从视频里,我也能从他干净的下巴,宽阔的肩膀,推测出他应该是个大帅比。

  有时候,我会故意穿个小吊带,暗搓搓地撩他。

  没想到,我胸怀大志,居然就这样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我恨啊!

  今天病也没看成,还损失我的一千六挂号费,我灰溜溜地回到家里,连晚饭也没有心情做,点了外卖。

  一边看pad一边撸我的仙女咪咪,吃到一半,我妈打电话来,催我去相亲。

  我叹口气。

  “老妈,我最近身体不舒服,没有那个心情啊。”

  “什么不舒服?我看你是骨头不舒服!你是不是又在吃外卖,都是地沟油做的,吃了能舒服不啦!

  你赶快找个好男人嫁了,一天三餐的伺候你,像你爸爸这样,日子不要太舒服。老妈不会害你的,这次这个男人,是——”

  我皱着眉头把电话挂了,烦死了。

  打开电脑,我随意的翻开一个文件,里面满满当当都是我和空青的聊天记录。

  我一张一张地点开截图,看了一会,把它们一股脑地删了。

  睡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心脏更疼了,我皱着眉头换好衣服,想了想,还是打电话给单位请了假。

  看病要紧,华西是挂不上了,先去个普通医院再看看吧。

  3、

  这次的医生是个年轻的大男孩,胸口还挂着实习的牌子。他看了我一眼,满脸通红地走到旁边,背对着我。

  “你先把衣裳脱了,做个心电图。”

  啧,还怪纯情的,我瞬间就没那么尴尬了,刚解开一颗扣子,门口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有激动的嗓音传来。

  “快,小周,今天你运气好,宋主任来了!”

  “什么?”

  小周立刻转身,从我旁边冲了过去。

  然后我就看见房门打开,呼啦啦一群白大褂涌了进来,宋晨站在最中间,气质不凡,鹤立鸡群,视线冷冷地盯着我。

  “你怎么在这?”

  旁边一名大叔的神情格外激动。

  “小姑娘,你运气真好啊,我们医院和华西每个月都有交流。今天轮到宋主任巡视我们科室,你真的太幸运了。”

  旁边所有人点头如捣蒜,然后大家一齐拿出纸笔,热切地盯着宋晨,准备看他怎么诊治。

  离了大谱了,这么多人要看我脱衣裳?

  我尴尬地僵在原地,一动不动。

  门外有个大妈探头探脑地朝里面看,冲我喊道:

  “嚯,小姑娘脸皮嫩,不好意思呢,小姑娘,咱两换换,我年纪大了,不介意给人看,换我进来怎么样?”

  “哎呀,换我换我,我排在她后面第一个呢!”

  几个大妈快打起来了,宋晨冷冷地盯过去。

  “不用了,就她吧。”

  “你们都先出去。”

  宋晨挥手要把其他的医生赶走,所有人惊愕地看着他。

  “这,宋主任,这不是要学习交流,这样怎么——”

  “出去!”

  宋晨语调冰冷,面色严肃。

  大家顿时不敢吱声,挤成一堆溜走了。

  房门关上的声音传来,“咚”的一生,我浑身一哆嗦。

  宋晨走过来,撑着手臂把我困在桌前。

  “许安安,给我一个解释。”

  4、

  宋晨个子很高,俯身盯着我,给我带来了极强的压迫感。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柠檬清香,好像是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又有一点幽冷的体香,混在一起,意外的好闻。

  我垂着眼眸,大脑飞速运转。

  “你听说过卖茶女吗,杀猪盘?”

  宋晨皱眉,“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是骗钱的,但是最后关头良心发现,不忍心骗你,就把你给拉黑了。”

  谎话越说越顺溜,我很快冷静下来,很诚恳地盯着他的眼睛。

  “对不起啊宋晨,我已经反省了,以后再也不会骗人。你没事也多刷刷反诈直播,现在骗子套路真的很多,以后不要再随便跟人网恋了,知道吗?”

  宋晨抬手推了推金丝眼镜,嗤笑一声。

  “杀猪盘?许安安,谈了三年都没杀,你是杀猪还是养猪,你够有耐心的啊。”

  “呵呵,不然怎么显得我高明呢,我这时间久了,成功率才特别高。”

  我拍拍宋晨的肩膀,想从他手边挤出去。

  “那什么,宋主任,我今天还有事,先走了。”

  刚挤出去一条缝,宋晨伸手揽住我的腰,把我推回桌上。

  “不是来瞧病吗?走什么,先把衣服脱了。”

  脱衣服?在宋晨面前?开什么玩笑啊。

  我摇头,浑身写满拒绝两个字。

  “不用了,我昨天已经做过心电图了。而且我没病,对,我没病,我一点问题都没有。”

  宋晨低下头,居然直接伸手开始解我的衬衫扣子。他的手指很好看,白皙修长,骨结匀称,指甲修剪的很整齐,如果解的不是我的扣子,实在是个赏心悦目的画面。

  宋晨动作慢条斯理,一面冷冰冰地在我耳边说道:

  “每个医院的病例都是不通用的,该做的检查还是得再做一遍。给你两个选择,让我一个人看,或者我把他们叫进来,一起看,嗯?”

  我快哭了,握住宋晨的手制止他的动作。

  “别——宋晨,我跟你说实话吧。”

  “其实我是个渣女,我现实里有个男朋友,被他发现我网恋,我就把你拉黑了。”

  宋晨一愣,脸色瞬间铁青。

  我趁此机会摆脱了他的钳制,打开房门快速溜了。

  5、

  回去的路上我哭了一路,宋晨真的长的好帅啊,我也不想跟他分手,可是——哎,都是命,有什么办法呢。我许安安上辈子一定做坏事了,这么帅的男朋友,我连一秒都不能拥有。

  销了假回到单位,同事王芳土拨鼠尖叫着冲过来抱住我。

  “安安,你真的撞了大运了,我的天!”

  她激动地晃着手里的一本文件夹,给我指上面的照片看。

  “瞧见没有,我们学校出息了啊,一个三流大学,居然把大名鼎鼎的宋晨请到医学院来当客座教授。葛主任安排你当他的生活助理,啧啧,近水楼台,便宜你了。”

  葛主任正好站在王芳身后,眉头一皱,不满地看着我们。

  “许安安,我是看你平常做事细心,才把这个重要的职责交给你。你可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到时候吓跑了宋教授,你就别在学校里呆了!”

  我欲哭无泪。

  “葛主任,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比较花痴,恐怕担当不了这么重大的责任。到时候万一和宋教授搞出什么绯闻,你看——”

  葛主任翻个白眼。

  “就你?别想了,宋教授怎么可能看上你这样的。”

  葛主任丢了一大堆资料给我,让我了解宋晨的喜好。还安排好一间最好的宿舍,说他每周会来住两天,让我明晚再去把房间检查一遍,看有没有什么短缺的。

  打工社畜,真是身不由己。

  我心里很怕见到宋晨,可又忍不住想,他那样骄傲的人,知道自己莫名其妙成了第三者,讨厌我都来不及,应该会直接无视我吧。

  第二天,我做完手头的工作,拿着房卡来到宿舍。

  我们学校是个三本院校,其他没有,财大气粗,教职工的宿舍装饰得富丽堂皇。特别是顶层那几间,堪比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

  我刷开房卡,意外地发现厕所门开着,浴室里还传来水声。

  我很生气,这是哪个打扫阿姨,明知道今天晚上宋晨要来,居然还跑到他的房间来洗澡,物业这些人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我气势汹汹地冲到洗手间。

  “你有没有——”

  嗓音戛然而止,宋晨侧对着我,水珠从他紧致的下颌线滴落,一直穿过宽阔结实的胸膛,滑过形状分明的八块腹肌,直到——

  多谢各位宝子的支持,每次更新附送网恋小剧场。

  摄像头开着,宋晨好像刚打完篮球,他撩起下摆擦汗,摄像头里出现一闪而逝的八块腹肌。

  我瞬间激动了。

  “老公,你下巴上汗没有擦干净,再擦一遍。”

  空青:“需要慢动作擦吗?”

仙女很芒:“那麻烦把镜头再往下移一点。”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umingo.com/449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