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拖鞋是什么预兆周公解梦,梦见拖鞋是什么预兆呢?

“妈妈……妈妈……,你别走,你快回来……”仔仔不停地踢蹬着被子,一下子从梦中惊醒,“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妈妈……妈妈……呜呜……”

卧室门被打开,杨宇快步进来,抱起仔仔,关切地问道:“仔仔,仔仔,怎么了?为什么哭呀?”

“爸爸,呜呜……妈妈走了……不要仔仔了……”仔仔哭得很伤心,抱住爸爸不松手。

“仔仔乖,不哭啊!妈妈是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了,那个地方叫天堂。妈妈生了很严重的病,全身都痛,去了那个地方就不痛了。仔仔要乖乖听话,不要让妈妈担心好不好?”杨宇眼眶微红,泪水在眼里打转,抚摸着仔仔的头,柔声说着。

“那妈妈什么时候回来?仔仔想妈妈了。”仔仔还在抽泣着。

“妈妈只能在梦中回来。仔仔也可以在梦中想妈妈,在梦中,仔仔可以让妈妈抱抱你。”杨宇的泪水顺颊而下,哽咽地说道,“那仔仔现在可不可以乖乖睡觉。”

“仔仔要爸爸陪着我睡。”仔仔停止了哭泣,奶声奶气地说道。

“好,爸爸就在这里陪你。”杨宇搂着仔仔,躺下。满脑子都是妻子生前的点点滴滴。

妻子文慧,半年前被查出肺癌,短短几个月时间,就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在半个月前离世了。留下三岁的儿子和八岁的女儿。

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杨宇一觉醒来,起身一看,仔仔怎么不见了。

“仔仔!仔仔!”杨宇把每个房间都找了一遍,还是没看见仔仔。仔仔的外套、鞋子都在,只有拖鞋不见了。

“莫非他没穿衣服就出去了?”杨宇一下子慌了。他看了一下时间,才七点,天刚蒙蒙亮,深冬零下十几度的清晨,衣衫单薄的仔仔。他不敢再继续往下想。

急忙打开女儿的房间,女儿眼角挂着泪滴,一个人好似睡得正熟,枕头边还放着妈妈的照片。

囡囡,快醒醒,仔仔不见了。”杨宇叫醒女儿囡囡,急切的说道:“你在家好好的等着,万一仔仔回来给他开门。我去外面找。你外套穿上,天气比较冷。”

“好的,爸爸,你一定要把弟弟找回来。”囡囡立马起床,边穿衣服边对爸爸说。

杨宇来不及穿袜子,拿上仔仔的羽绒服外套和鞋子,披上自己的外套,换了鞋,就冲向外面。

屋外白茫茫的一片,雪已停,树枝还压着一层薄薄的积雪。杨宇先来到物业查看监控。果然在监控里发现,五点半左右,仔仔拿着家里的门禁卡,只穿着薄睡衣和棉拖鞋走出小区。

“仔仔没穿外套,该多冷呀。”杨宇心里非常着急,也顺着仔仔的方向追出去。一边四处张望一边跑,还一边呼喊着:“仔仔……仔仔……”。

迎面的寒风钻进脖颈,冷嗖嗖地直打寒颤。放在外套兜里的手摸到有个备用口罩,正好拿出来戴上。

“所有外套兜里都装一个备用口罩”,是妻子长期叮嘱养成的习惯。杨宇又一次想起了妻子。

戴好口罩,继续边走边喊:“仔仔……仔仔……你在哪?”家附近的公园是仔仔最爱来的地方。杨宇边喊边往公园跑。

前面不远处有位清洁工阿姨,正在清理公园长凳上的半融化雪冰粒。杨宇立刻跑过去,问:“阿姨,打扰一下,有没有看见一个穿拖鞋的三岁男孩从这走过,他没穿外套”

阿姨看她很着急的样子,连忙说:“没看到,我六点上班,从那前面一直打扫到这里,都没看见。”

“谢谢了”他来不及细听,回了一句,就转身继续找。

“小伙子,我是从那条路过来的,你往这条路找去看看。”阿姨指着旁边的路,放大嗓门对他喊了一句。

杨宇回头给阿姨点了一下头,表示谢意,就往旁边的小路跑去。

突然电话响起。拿出一看,是囡囡的手表电话的号码,赶紧接听:“囡囡,怎么了?”

“爸爸,你找到弟弟了吗?他会不会去公园那个荡秋千的地方。妈妈以前最爱带我们去那儿玩。”囡囡说道。

“爸爸正在公园呢,还没找到。放心,爸爸一定把弟弟找回来。”杨宇答道。

“爸爸我来和你一起找吧!我一个人在家很着急。”

“你一个人敢往公园走吗?”杨宇的心焦着一团,停下了脚步。

“可以的,爸爸。我以前一个人从公园回家给弟弟拿水杯。”囡囡坚定的语气让杨宇有些安慰。

“那好,你穿上羽绒服,带上围巾和口罩再出门。带上手表电话,进公园往右转,在秋千的地方等我。有什么问题立刻给我打电话。”杨宇知道囡囡很执拗,越是不答应,她越是按自己的意愿做,就答应了她。

挂完电话,继续往前走,前面有音乐传来,走近一看,是几位晨练的老人,正打着太极。他连忙跑步向前,问道:“大叔,你好!请问一下,你有没有看见一个三岁左右的男孩,穿着睡衣和拖鞋。”

“你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半个小时以前看见,一个和你年纪差不多的女子,抱着一个穿睡衣和拖鞋的男孩。我当时还想,这是怎么当妈的,大清早冷嗖嗖的,这样就抱着孩子出来了。怎么,两口子吵架啦?吵架也不能不顾孩子啊!”大叔气愤填膺地说。

“大叔,求求你,先告诉我,他们往哪边去了?”杨宇没有因为大叔的误会而生气,反而带着一丝兴奋和渴望,因为总算看到了一点希望。

“顺着那条小路,往秋千的方向去了。”大叔虽然气愤,但看他着急的样子,还是告诉了他。

“谢谢!谢谢!”杨宇泪满眼眶,又哭又笑地说着,转身向那条小路跑去。

“小伙子,以后别和媳妇吵架,对媳妇让着点,别让孩子跟着遭罪。”大叔还不忘喊一嗓子。

杨宇听见了,没有回头,继续跑,只是招了招手表示谢意。

边跑边拿出手机,拨通囡囡的手表电话,他突然想到囡囡应该已经快到公园了。

“爸爸,我已经到公园了,向右转,准备到了秋千处给你打电话。”囡囡的懂事再次让杨宇欣慰。

“好,乖女儿,爸爸马上快到秋千的地方了。我在那儿等你。”

远远地看见,秋千旁,冰冷的长凳上,坐着一位瘦弱的女子。她上身只穿了一件毛衣,微缩着脖颈。看得出来,她有些冷。

她一动不动地望着臂弯里稚嫩的脸蛋,嘴角微微上弧微笑着。她怀里用长羽绒服包裹的男孩,睡得好沉,睡得好香。

杨宇远远地望着,热泪盈眶,喜极而泣。慢慢地靠近,走到女子面前。眼眶里的泪水像决堤的沟渠,一涌而出。他用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笑着,哭着,任凭泪水肆意流淌。

妻子去世后,他从来没有这样痛痛快快哭一场。他不想让孩子们看到他脆弱的一面。此时,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是想哭,忍不住地想哭。或许,他根本不想再忍了。

“爸爸,弟弟找到了吗?弟弟,弟弟……”囡囡来到爸爸身边,突然看到旁边熟睡的弟弟,忍不住叫起来。

“别叫,让弟弟睡会儿。”杨宇擦干眼泪对囡囡说道。

然后,伸出双手,要去抱女子怀里的孩子。“等一下,你要干嘛?”女子厉声说道,“我先问你,这是你的孩子吗?他叫什么名字?”

“阿姨,这真的是我弟弟,他小名叫仔仔。大名叫杨佟乐,我叫杨佟舒。我爸爸叫杨宇,妈妈叫佟文慧。我和弟弟的名字寓意着爸爸妈妈在一起很舒服,很快乐。

“孩子是说他有两个名字,一个叫仔仔,一个叫乐乐。”女子说道,“我见到孩子时,孩子哭个不停,到处找妈妈。我以为他和妈妈走散了。才在这里等。孩子妈妈呢?”

囡囡一提到妈妈哭了起来。杨宇的泪水再一次夺眶而出,哽咽的说“他们的妈妈半个月前,癌症去世了。”

“对不起!难怪孩子说不穿衣服就可以生病了,他想生病,生病就能去金堂找妈妈了。我以为他说的是哪一个城市。原来说的是‘天堂’,对不起。”女子连声说抱歉。

“没事,孩子还小,有些事,没让他知道。你把他给我吧!我把羽绒服给他带来了。你赶快把外套穿上,不然就要冻坏了。”杨宇侧坐在长凳的边上,再次伸出双手,接过仔仔。

一挪动,仔仔一下子就醒了,睁眼就看见爸爸抱着自己,高兴的说:“爸爸,我刚刚做梦了,梦见妈妈抱着我,她的怀抱好暖好暖。”

“现在天亮了,梦醒了,穿好衣服,我们去吃早餐好不好。吃你最爱的“飘香豆浆”家的小笼包”杨宇宇边给仔仔穿衣服,一边说道。

“好,我最喜欢吃小笼包了。”仔仔兴奋地说:“阿姨也和我们一起吃吗?”

杨宇和女子对视了一眼说:“好啊!阿姨是我们的恩人,我们应该谢谢她。”

“别那么说,只是正巧遇见了。我就不去了,你们一家去就好了。”女子客气的说。

“阿姨,去嘛!去嘛!我吃完饭还想睡一会,你的怀抱和妈妈的一样,软软的,香香的。爸爸的怀抱太硬了。”仔仔萌萌的摇着女子的衣角,嘟嘴撒娇的求到。

“要想让阿姨答应你,有个要求。你必须自己走着去早餐店,不许要他们抱。你现在是男子汉了,再要大人抱,羞死了。”囡囡看着弟弟认真的说道。

“阿姨,真的吗?”仔仔的小脑瓜有些怀疑的看向女子。

女子看了一眼杨宇,杨宇给她点头微笑示意。她说:“是真的,阿姨答应你。”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答应,好像是因为孩子看起来很可怜,好像又不完全是。可能是她从来没有看见一个男人在她面前哭得那么真实,那么让人心疼。

“那好吧!阿姨和我们一起去吃小笼包。”仔仔一只手牵着爸爸,一只手牵着姐姐,一行四人,开心的向早餐店走去。

梦见拖鞋是什么预兆周公解梦,梦见拖鞋是什么预兆呢?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umingo.com/481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