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汪氏家谱字辈大全,歙县汪氏家谱字辈大全?

湖北汪氏家谱字辈大全,歙县汪氏家谱字辈大全?

湖北汪氏家谱字辈大全,歙县汪氏家谱字辈大全?

汪同文《汪氏宗谱纂要序》译文

汪时健(颍川百代孙爽公支)

我汪氏一族,从显祖英济王九子二十五孙起,支派繁衍,像天上的星宿遍布于四面八方,像地上的大树盘根错节世代绵延。通判南渠汪湘兄,主纂《汪氏统宗谱》,将千百里以远的宗支汇聚为一家,将千百世之久的族裔联结为一日,也确实是仁心可鉴了。但隐士三潭士贤叔,觉得太过繁冗不便观览,又在这部统谱的基础上编纂出了一部《纂要》简谱。

编纂《汪氏统宗谱》时,有十几个人参与,前后用了十八年时间,收录了三百多个支派,谱牒多达一百七十余卷。可当时偏重“世系完备”,没有突出要点,以方便观览。所以谱成以后,很多以祖宗为重想及时得到谱书的人,却因力所不及未能得到。很多急于想从文献中彻查事证而欲传布的人,却苦于其卷册繁多而难以通览。知道这样的情况后,他们会不认为这是一部繁琐的典籍吗?

而三潭所编的《纂要》,大宗以祖像、祠堂和墓葬为要点,小宗以迁派始祖和世居本地的族裔为要点。祖宗功德深厚,家族人文焕发,则以族中世代职官仕宦为要点;对前朝老谱所载,本着同脉骨肉一家,则以遗派登录为要点。对宗族各会派,则用四字括言大书特书,并加上简短附注。整部《纂要》,做到了既内容全面又行文简约,既体例严谨又意义精到。可以取信当代,流传后世,彰显先祖功德,启迪来者奋发。

《纂要》内容简实,皆为一时直书,可为百代明证。她能让宗人从祖像祠墓中,看到宗谱的根基,从迁派先祖和本土世裔中,看到宗谱的主干;从历代职官仕宦和遗派中,看到宗谱的枝叶。虽然只是指掌大的一部谱书,却承载了宗族所有的事迹典故。这样的谱书,难道还不能称为统谱的羽翼吗?因了这部《纂要》,尊祖敬宗的道理更加明白了,兴宗益族的意义更加显著了,这是多么伟大的功绩啊!

我滥竽《纂要》编纂之列,自愧才疏学浅,但深知这是一部非常重要的谱典,岂敢推辞为之作序!于是僭越各位贤达,写了上述序言,并将其置之于谱首。

万历庚辰春三月初一

裔孙同文百拜书

湖北汪氏家谱字辈大全,歙县汪氏家谱字辈大全?

《汪氏宗谱纂要序》原文

乾隆增订版《纂要》目录题为“婺大畈支同文公原序”

原著:汪同文

注释:汪时健

【原作者简介】汪同文,字国书,号心印,婺源大畈人,协汪湘公修辑十二支编次《统谱》,又助士贤公修纂《汪氏宗谱纂要》,本文是作者为《汪氏宗谱纂要》写的序言。

我汪自显祖英济王九子1二十五孙,支分派衍,星居遍于四方,盘族绵于奕叶2。通甫兄南渠湘3,统而谱之,会千百里为一家,联千百世为一日,其用心亦仁矣。隐文君三潭叔士贤4,复有纂要之举。

著以统谱,同事一十余人,从事一十八载,收支三百余派,成书一百七十余卷,不有要焉,以便观览。则谱成之后,以祖宗为重,欲及时而得书者有矣,然力所不及而不可必得者5岂少哉?以文献为急,欲悉考索以传信者有矣,然厌苦繁重6而难于遍览者又岂少哉?审若是7,其不为为赘典矣乎8?

三潭所纂,大宗以祖像祠墓为要,小宗以迁祖土著为要9。祖德深厚,人文焕发,世宦其要也10;先朝纪载,骨肉一家,遗派其要也11。大书特书12,约言附言13,事博而辞约14,体严而义精15,可以信迩传远,彰往昭来16。

允17矣一时信笔18,百代明征19,使人于祖像祠墓,可以观其谱之根;迁祖土著,可以观其谱之干;世宦遗派,可以观其谱之枝叶。一指掌而典迹具在20。是书也,不为统谱之翼欤?由是而尊祖敬宗之道益昭矣,兴宗益族之义益著矣。猗欤伟哉21!

余忝同役22,自愧不文23,顾兹要典,敢辞骥附24乃僭而叙诸篇端25。

万历庚辰春三月吉旦26

裔孙同文百拜书

湖北汪氏家谱字辈大全,歙县汪氏家谱字辈大全?

注释:

1.显祖英济王九子:显祖:旧时多指功德卓著的先祖,亦用作对祖先的美称;英济王:此指汪氏显祖汪华,是宋徽宗政和七年(1117)对汪华的追封;九子:为汪华四妻妾所生,分别名建、璨、达、逊、逵、广、爽、俊、献,生前身后或封侯,或荫公,九子中,建、璨、达、广、爽、俊后裔蕃衍,逊、逵、献无嗣。

2.盘族绵于奕叶:喻子孙像大树盘根错节一样世代绵延。奕叶:累世、世世代代。

3.通甫兄南渠湘:即汪湘,作者族兄,字可湘,号南渠(又号钝斋),明嘉靖举人,仕通判,婺源大畈人,为十二支编次《汪氏统宗谱》主纂;甫:旧时对男子的美称,多附于表字之后,此用于官名“通”后,号之前。

4.隐文君三潭叔士贤:即汪士贤,作者族叔,字进可,号三潭,明礼部儒士,婺源大畈人,鳙溪(大畈原名)世家,一生隐而不仕,隐文君,盖其指也。明嘉靖、隆庆间助汪湘编纂《汪氏统宗谱》,继主纂《汪氏宗谱纂要》。

5.力所不及而不可必得者:此指欲“请谱”但囿于钱资而不可得的人。力:财力、钱币。

6.厌苦繁重而难于遍览苦于其卷册繁多而难于通览。厌苦:怕苦,厌,厌恶,此引申为害怕;繁重:怕多,繁通烦,此用为动词,意为厌烦,可与厌互注。重:多。

7.审若是:知道是这样。审:知道;若是:这样。

8.其不为为赘典矣乎:他们会不认为这是一部繁琐的典籍吗?其:代词,此指上文提到的那些欲求谱而不可得者和因厌苦繁重而难于遍览者;不为为:不认为是,前“为”作“认为”解,后“为”作“是”解;赘典:累赘繁琐的典籍;矣乎:语末助词连用,大致相当于现代汉语的“了吗”。

9.大宗以祖像祠墓为要,小宗以迁祖土著为要:大宗以祖像、祠堂和墓葬为要点,小宗以迁派始祖和世居本地族裔为要点。大宗、小宗:宗法社会以嫡系长房为大宗,嫡长子之外的儿子(余子)为小宗。《礼记?大传》“有百世不迁之宗,有五世则迁之宗” 唐孔颖达《疏》:“百世不迁之宗者,谓大宗也,云有五世则迁之宗者,谓小宗也。”迁祖:后世谓始迁于某地定居之祖,即始迁祖;土著:世代居住在本地的人,本文指世代居住本地的汪氏非嫡长子之后裔。

10.祖德深厚,人文焕发,世宦其要也:祖宗功德深厚,家族人文焕发,则以族中世代职官仕宦为要点。祖德:祖宗的功德;人文焕发:宗族文化光彩焕然,人文:人类社会各种健康的文化现象,此指汪氏宗族文化;世宦:世代宗人的职官仕宦。

11.先朝纪载,骨肉一家,遗派其要也:对前朝老谱所载,本着同脉骨肉一家,则以遗派登录为要点。遗派:旧时撰修宗族统谱叫“会宗”,撰修宗族统谱时,因种种原因未能参与活动(如申报丁口并缴纳相关费用)的支派叫“遗派”,参与活动的支派叫“会派”。历代汪氏重视骨肉一家,各统谱对所知遗派都有简略记载。

12大书特书:对意义重大的事情特别郑重地加以记载,本文指《纂要》对汪氏各会派概况采用的特别书写方式(特号字刻写)和特别记载体例(四字括言)。

13.约言附言:用四字括言对各会派进行总括并加上简短附注。约言:即四字括言,《纂要》中的“括言”,实际上是一种比较谐韵的四言诗,旨在“押音便颂,以广人传”;附言:指在大字括言旁附加的小字简注。

14事博而辞约:内容全面,行文简约。事:此指《纂要》记事的内容;博:广博、全面;辞约:行文简约。

15.体严而义精:体例严谨,意义精到。

16.可以信迩传远,彰往昭来:可以取信当代,流传后世,彰显先族功德,启迪来者奋发。迩:近,借指当代;远:久远、后世;彰往昭来:本意为彰显以往,昭示未来,此宜作彰显先祖功德,启迪来者奋发解。彰:彰显;昭:昭示,此引为启迪、激励。

17.允:允当、适当、实诚。

18.一时信笔:一时直书。一时:短时;信笔:秉笔直书。

19.征:证、证明、证据。

20.一指掌而典迹具在:一指掌大的谱牒,却承载了宗族所有的事迹典故。一指掌:此形容《纂要》谱之小。清 程景伊《汪氏宗谱纂要序》:“《纂要》前明隐君子士贤、同文二公之所作也。……书不盈寸,而数千年之脉络源流,莫不毕具,诚足集汪氏之大成!”典迹:典故事迹;具:同俱。

21.猗欤伟哉:多么伟大的功绩啊!猗欤:赞美叹词,犹现代汉语之“啊呀”。

22.余忝同役:我愧与各位族贤一同编纂此谱。忝:谦辞,犹有愧于,此为滥竽充数之意。

23.不文:谦词,犹不才、才疏学浅。

24.顾兹要典,敢辞骥附:知道这是一部非常重要的谱典,岂敢推辞为之作序!顾:知道;敢:谦辞,岂敢、怎敢;骥附,犹附骥,意为将自己的拙文像蝇蚊一样附于千里马尾巴之后。骥:良马、千里马,此喻文士名家。

25.乃僭而叙诸篇端:于是僭越各位贤达,写了上述序言,并将其置之于谱首;僭:此为谦辞,僭越、超越次序之意。

26.万历庚辰春三月吉旦:万历八年三月初一,即公元1580年3月25日。万历庚辰,即万历八年,是年为农历庚辰年;吉旦:农历每月初一。

湖北汪氏家谱字辈大全,歙县汪氏家谱字辈大全?

湖北汪氏家谱字辈大全,歙县汪氏家谱字辈大全?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umingo.com/7560.html